.

梦付千秋星垂野,月落长河云卷尘。

我想八年级和九年级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分别,就是因为你的存在,你不在就没了希望,你在的话,我也还活着。

所有人都在盯着操场上燃起的火和人们拿灭火器灭火的动作,而只有我在看着你。

我是真的挺不喜欢我爸这个性格的,我不觉得他40岁“知天命”会让他变成现在这种现实和贪小便宜的人,或者说我觉得这并不算“知天命”,因为已经丢掉了人性中所谓的大部分“善”。

对你可能不够浪漫,但一定很真情实感。

情诗是写给你的啊,你知道吗?

拿 一红的 射手 司马

“我买她一晚。”

回忆不是(上)吗 怎么会在(下)写回忆呢

倒也不必。

我很想她呀,她是我的光。是我快乐的来源,是温暖,也是无数个夜晚的唯一祈愿,生日许下的第一个愿望,是我可以不顾未来去追逐的人。